本段太精彩~~~~~~!

截至目前,第九集绝对达到了第二季的最高水平。无论是关于民意的立意还是庭审的雄辩、堺雅人的颜艺都很精彩,尤其是从严肃到不正经无下限卖萌的转换实在流畅得体舒展自如一气呵成。
雅人叔说legal
high的台词多到令人想吐,我想下面八分钟的台词会让你深有体会了。
而且,关于民意,对于愚蠢的人实在无须说太多。
肢体语言请自行想象。

醍醐检察官:事发当晚,被告人被多人目击到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综合考虑证据和证词,
结论毋庸置疑。
古美门:证词:石井由美,买东西回家,正要进家门的时候,看见安藤贵和从得永家后门出来。验证结果正如我提交的资料中所写,在石井家的玄关处,因为被电线杆挡住,根本看不见得永家的后面。
醍醐检察官:这和检察方的验证结果有出入。而且可信度高的目击证词还有很多。
古美门:哼~
醍醐检察官:怎么了?
古美门:也太多了吧?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目击者的。
醍醐检察官:是老天有眼。
古美门:藤野真希子,在准备晚饭的时候朝窗外望了望,就看见安藤贵和从得永家的后门出来。川边好美,和往常一样遛狗时,偶然看见安藤贵和从得永家后门出来。都是在那个时间点正好看见安藤贵和从后门出来。那一带难道有什么条例,规定大家每隔五分钟,都得朝得永家后门看一眼吗?
醍醐检察官:所有证人都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很难让人觉得那是伪证。
古美门:他们当然坚信了,即便从得永家的后门出来的,是《突击!邻居的晚餐》里的桂米助,看上去也一定是安藤贵和,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听自己想听,信自己想信的东西。检察方不也是如此吗?
醍醐检察官:这是侮辱。
古美门:没错,确实是侮辱。因为你们不是出于证据,而是为了顺应民意起诉的。
醍醐检察官: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回应国民的期待是理所当然的。
古美门:即使是愚蠢国民愚蠢的期待,你们也非回应不可吗?
醍醐检察官:愚蠢吗?
古美门:是啊。愚蠢、丑陋又卑鄙。
醍醐检察官:太傲慢无礼了。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他们都是善良而骄傲的国民。
古美门:善良而骄傲的国民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求判被告人死刑吗?
醍醐检察官:本案中,如果被告人有罪,那极刑再合适不过。我国的极刑就是死刑。
古美门:生命是被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夺人生命者,即便是国家也等同于杀人犯。
醍醐检察官:真没想到你是个主张废除死刑的人。
古美门:不,我并不反对死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人偿命,这个制度无可挑剔。我只是说,背地里暗中处决的行径,实在是太卑鄙了。
醍醐检察官:你是说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她吗?
古美门:没错。在晴空下,闹市中,带她游街示众,把她绑在柱子上施以火刑,然后大家一人一刀将她捅死,枭首示众,再三呼万岁,这样更健全。但我们国家愚蠢的国民,却没有让自己成为杀人犯的觉悟!他们只会自己身在明处,等待着别人在暗中将她从社会中抹杀,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再深入考虑死刑的问题,他们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健全的,不是吗?
醍醐检察官:即便是那样,那也是民意。
澳门新葡亰网站,古美门:只要是民意,就是对的吗?
醍醐检察官:这就是民主主义。
古美门:要是把民主主义带上法庭的话,司法就完了。
醍醐检察官:真是这样吗?
古美门:这不是明摆着吗?
醍醐检察官:真是迂腐啊。法律绝不是万能的。弥补法律不足的是什么?正是人心。因为犯罪的是人,裁决的也是人。顺应大多数人的想法,使枯燥无味的法律充满血性,才是人间正道。陪审员审判正是它的产物。本案中,人们做出的决断,便是安藤贵和应当被处以死刑。为了使他们深爱的家人、朋友、孩子们健全的未来。这就是民意。
古美门:太精彩了。不愧是民意的代表人,醍醐检察官,这番主张说得真是精彩。那好啊,那就判她死刑好了。安藤贵和确实是侵蚀社会的凶恶害虫,必须加以驱除,因为下一个被她俘虏的可能就是你的丈夫,可能是你的恋人,可能是你的父亲,也有可能是你的儿子,或者可能就是你自己。就判她死刑吧,虽然案发现场的目击证词真假未分,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从被告人家中查出的毒药就是犯案的毒药,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有证词表明,现场掉有另外一个疑似毒药的瓶子,都不用管,就判她死刑吧。证据证词都无关紧要,谁让她坐着高级进口车四处兜风,穿一身名牌,每天吃着鱼翅肥鹅肝,所以判她死刑吧,这就是民意,这就是民主主义,多么了不起的国家啊!民意就是对的,大家赞成的事全都是对的,那么,大家使用暴力也无可厚非,群殴我的搭档律师的事,因为是民意,所以也是对的……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但这世上,也有愿意伸手救助那些落入阴沟的野狗的笨蛋,坚信自己的信念,不顾自身安危的笨蛋。托那个笨蛋的福,今天江上顺子女士才得以摆脱民意的污流,凭着自己的意志出庭作证,虽然可能只有江上女士一人,但这的确改变了民意。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因为说到底这一系列官司,不过就是一场以绞死讨厌鬼为目的的国民运动,为了给自己无聊的人生消愁解闷的运动。没错吧,醍醐检察官?你们五位到底是为了什么坐在那里的?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那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手续,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下判决的,绝不是国民的调查问卷,而是我国学识渊博的你们五位!请你们秉承作为司法顶尖人士的信念,进行判断……拜托了!我的诸多无礼,可能给各位带来了不快,但这些只是一个拜金讨厌鬼律师的胡话,请权当它是耳旁风。我说完了。

最高法庭审现场
省略若干
醍醐:……而且可信度高的目击证词还有很多
古:哼!
醍醐:怎么了?
古:也太多了吧 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那么多目击者的
醍醐:是老天有眼
古:藤野真希子在准备晚饭的时候朝窗外望了望就看见安腾贵和从德永家的后门出来;川边好美和往常一样遛狗时偶然看见安藤贵和从德永家后门出来。都是在那个时间点正好看见安藤贵和从后门出来,那一带难道有什么条例规定大家每隔5分钟都得朝德永家后门看一眼吗?
醍醐:所有证人都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很难让人觉得那是伪证。
古:他们当然坚信了,即便从德永家后门出来的是《突击
邻居的晚餐》里的桂米助看上去也一定是安藤贵和,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听自己想听信自己想信的东西,检察方不也是如此吗?
醍醐:这是侮辱。
古美门:没错,确实是侮辱,因为你们不是出于证据而是为了顺应民意起诉的。
醍醐: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回应国民的期待是理所当然的!
古:即使是愚蠢国民愚蠢的期待你们也非回应不可吗?
醍醐:愚蠢吗?
古:是啊,愚蠢、丑陋又卑鄙。
醍醐:太傲慢无礼了。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他们都是善良而骄傲的国民。
(审判长:请不要就与本案无关的话题争辩。)
(学者型判事:听他们说说吧,这个议题挺深刻的。)
古:善良而骄傲的国民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求判被告人死刑吗?
醍醐:本案中,如果被告人有罪,那极刑再合适不过,我国的极刑就是死刑。
古:生命是被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夺人生命者,即便是国家也等同于杀人犯。
醍醐:真没想到你是个主张废除死刑的人。
古:不,我并不反对死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人偿命,这个制度无可挑剔,我只是在说背地里暗中处决的行径实在是太卑鄙了。
醍醐:你是说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她吗?
古:没错,在晴空下、闹市中带她游街示众,把她绑在柱子上施以火刑,然后大家一人一刀将她捅死,枭首示众再三呼万岁,这样更健全,但我们国家愚蠢的国民却没有让自己成为杀人犯的觉悟,他们只会自己身在明处,等待着别人在暗中将她从社会中抹杀,因为这么一来就不用再深入考虑死刑的问题,他们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健全的,不是吗?
醍醐:即便是这样,那也是民意。
古:只要是民意,就是对的吗?
醍醐:这就是民主主义。
古:要是把民主主义带上法庭的话,司法就完了!
醍醐:真是这样吗?
古: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醍醐:真是迂腐啊!法律绝不是万能的,弥补法律不足的是什么?(拍胸脯科)正是人心。因为犯罪的是人,裁决的也是人,顺应大多数人的想法,使枯燥无味的法律充满血性,才是人间正道,陪审员审判正是它的产物,本案中,人们作出的决断,便是安藤贵和应当被处以死刑,为了他们深爱的佳人、朋友、孩子们、健全的未来,这就是民意。(旁听席鼓掌声)
古:太精彩了,不愧是民意的代言人,醍醐检察官,这番主张说得真是精彩。
那好啊,那就判她死刑好了,安藤贵和确实是侵蚀社会的凶恶害虫,必须加以驱除,因为下一个被她俘虏的可能就是你的丈夫,可能是你的恋人,可能是你的父亲,也有可能是你的儿子(指向旁听席),或者可能就是你自己!
就判她死刑吧,虽然案发现场的目击证词真假未分,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从被告人家中查出的毒药就是犯案的毒药,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有证词表明现场掉有另外一个疑似毒药的瓶子,都不用管,就判她死刑吧;证据证词都无关紧要,谁让她坐着高级进口车四处兜风,穿一身名牌每天吃着鱼翅、肥鹅肝,所以判她死刑吧!
这就是民意,这就是民主主义,多么了不起的国家啊!民意就是对的,大家赞成的事全都是对的,那么,大家使用暴力也无可厚非,群殴我的搭档律师的事,因为是民意,所以也是对的。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第一次见到叔如此凝重愤怒的表情和语气,半泽直树附体)
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但这世上,也有愿意伸手援助那些落入阴沟的野狗的笨蛋,坚信自己的信念、不顾自身安危的笨蛋,托那个笨蛋的福,今天江上顺子女士才得以摆脱民意的污流凭着自己的意志出庭作证,虽然可能只有江上女士一人,但这的确改变了民意,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因为说到底这一系列官司,不过就是一场以绞死讨厌鬼为目的的国民运动,为了给自己无聊的人生消愁解闷的运动。
没错吧,醍醐检察官。你们5位(判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坐在那里的,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那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手续,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下判决的绝不是国民的调查问卷,而是我国学识渊博的你们5位,请你们秉承作为司法顶尖人士的信念进行判断。拜托了!(前所未有的鞠躬)我的诸多无理,可能给各位带来了不快,但这只是一个拜金讨厌鬼坑爹律师的胡话,请全当它是耳边风。
(标志性拨刘海动作)我说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