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乔羽,词作家、剧作家,
1927年生于山东济宁,曾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名誉会长、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名誉院长。乔羽喜欢喝酒,八十岁的老爷子,三十年的老白汾酒能饮多半瓶,这让我想起李白的《将进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乔羽对我们说:“看过《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吧?山西是个好地方,从太原到汾阳,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酒都没能喝到心上,写不出首好歌,一是交不了账,主要是愧对山西父老乡亲,
1961年还在困难时期,顿顿都给你斟上汾酒,你能不热血沸腾?”。乔羽和郭兰英早在1948年解放军围攻太原城的前线就相识了。

乔羽;佟琦;老爷;汾酒;郭兰英;志愿军;英雄;大哥;电影;全国政协

写在前面

乔羽,词作家、剧作家,1927年生于山东济宁,曾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名誉会长、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名誉院长。

20世纪60年代,因为一部喜剧电影《乔老爷上轿》的上映,中国出现过成百上千位“乔老爷”,而乔羽是其中叫得最响、最亮、最长久的那位。这个“雅号”,连周恩来总理都认可,他曾当众亲切地称乔羽为“乔老爷”。

年轻时,乔羽挺拔英俊,宽肩厚背,大头方耳,典型的山东俊小伙,配上一身土黄色标准军装,风风火火。晚年的乔羽像棵不老松,健康茁壮,老当益壮,精神焕发。

但乔羽毕竟老了,八十老翁矣,渐渐地,背已驼,发已褪,额头愈发显得光亮前突,弯眉笑眼,慈眉善目。乔羽心态好,笑看世界,慈看人间,歌颂慈爱,歌唱祖国。

记得第一次见乔羽是金曼和守弟带我去的,我比守弟大五岁,他们称我为大哥。乔羽见到我们来,热情招呼着,一口浓重的山东济宁口音。虽然数十年过去了,但老人家乡音未改,他拱手道:“是大哥吗?大哥快坐!”慌得我赶忙过去抱拳施礼,连呼:“不敢,不敢,您是前辈,是我敬佩的老前辈。”

没想到,乔羽微笑着竟然用两句山东名剧的戏腔道:“大哥此言也不当,前辈不能呼大哥?”一下子,我们就熟了。

乔羽真是语言大师,两句戏腔能铺搭万里隔阂。这是一种工夫。

乔羽喜欢喝酒,八十岁的老爷子,三十年的老白汾酒能饮多半瓶,这让我想起李白的《将进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乔羽无愁无忧,有诗有歌有酒有情。话题就从汾酒说起,就从山西说起。他那时喝酒有讲究,举杯为敬,碰杯必干,有一种按捺不住的豪气。

乔羽对我们说:“看过《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吧?山西是个好地方,从太原到汾阳,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酒都没能喝到心上,写不出首好歌,一是交不了账,主要是愧对山西父老乡亲,1961年还在困难时期,顿顿都给你斟上汾酒,你能不热血沸腾?”

乔羽端起那杯汾酒,眯起两眼,弯起双眉,像凝望前方,又似回首往事。脸上渐渐凝重起来,但那也仿佛只是瞬间。他放下酒杯,仿佛放下了岁月,右手两指轻叩桌面,很有滋味地唱道——

人说山西好风光

地肥水美五谷香

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吕梁

…………

澳门新葡亰网站,我跟着和道:“站在那高处望上一望,你看那汾河的水呀,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旁。”

乔羽爽朗地笑了,我们也都舒心地笑了,那笑声还真像汾河的水,哗啦啦地流过我们的心。

乔羽还给《汾水长流》中作过一词,当年唱得也满天红霞满天彩。那歌、那曲、那调、那腔,让我这个在山西生活工作过三十年的人由衷赞美,真心喜欢“汾河流水哗啦啦,阳春三月看杏花,待到五月杏儿熟,大麦小麦又扬花,九月重阳你再来,黄澄澄的谷穗子好像狼尾巴。”

乔羽的歌怎么能不让人拍手叫绝?怎么能不让人满斟高端一饮而尽?乔老爷真豪情。

“那年月咱理解,我一共得到两瓶汾酒,宝贝似地拿回家,那就是全部‘稿酬’。”乔羽说,“我到杏花村,未进‘村’,心先醉。那天喝了多少酒,我心中有数,至少在一瓶老汾酒以上,喝也没白喝,酒醉才有诗。”

乔老爷就是乔老爷。

相关文章